為愛暴斃

2010年06月13日蘋果日報
作者:小野
威榮在南非心臟病突發過世的消息傳回台灣後,公司內部員工竊竊私語著。不過死亡對現代人而言像是如影隨形的空氣,除非是至親好友,否則事不關己,連一點哀傷都擠不出來。可是對威榮的前妻如夢而言,威榮的暴斃是問號也是驚嘆號。
威榮是這家跨國大企業中最受倚重的駐歐洲地區代表,流利的外語和老天爺賞飯吃的高帥外表,注定適合這樣的高薪工作。他長期帶著如夢和孩子遊走歐洲各國,每年有3個月的時間要回台灣總公司報到。在一次回台灣時的偶然相遇,威榮愛上董事長的秘書茱麗,兩人擦出熊熊火燄。

兩個女人都要他死
威榮回到法國之後對如夢的態度完全變了樣,到處跟同事抱怨如夢虛榮愛享受,名牌包包買不完,一天到晚讓小孩一個人在家,自己跑去找朋友喝咖啡、嘗美味,完全不是過去那個鼓勵老婆多消費多接觸的溫柔老公。如夢意外發現老公有外遇時,當下買了機票回台灣總公司大哭大鬧,當眾羞辱茱麗,弄得全公司雞飛狗跳。董事長為了平息這件感情糾紛,暫時調威榮回總公司,把茱麗轉調到南非。不過威榮和如夢也因此徹底決裂了,他堅持要離婚。如夢自知無力扭轉這個婚姻,退而求其次說:「我同意離婚的條件是,你要答應我這輩子不再結婚。」於是威榮便發下毒誓說︰ 「如果我再婚,就暴斃街上給狗咬。」
兩年後威榮請調到南非和苦候著他的情人茱麗相聚,準備和茱麗舉行簡單的婚禮,據說是在陪著茱麗看戒子時突然覺得不舒服,送醫還來不及急救就死了。
如夢那晚夢到滿臉哀傷的威榮來向她訴苦說:「是茱麗以死相逼要我娶她。別怪我呀。」